查看: 1478|回复: 0

[影视交流] 妖猫传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盛唐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646

主题

654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3034
发表于 2017-12-29 1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中文注册

x
世上有文学真好,它让人做梦;有电影更好,梦因此变得具象。

用120分钟做上一场繁花锦帛的千年大梦,从影院出来被冬季冰冷的阳光兜脸一照,仿佛灵魂才从盛世大唐倏然回归。

初、盛唐文言短篇小说发轫,内容多传述奇闻异事,后人称为唐传奇,中唐进入兴盛期,大部分作品也都产生在这个时期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826.png

《妖猫传》,光听名字就充满了浓郁的传奇味道。它改编自日本小说家梦枕貘的《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》。怀着日本人的盛唐梦,梦枕貘写了一个有关杨贵妃的故事——杨贵妃死于安史之乱三十年后,深宫、坊间均有妖猫作祟,遂遣唐僧空海和时任校书郎的白居易开始对这场前朝迷案进行追踪。

画面镜头、配色构图是用心的:一个长镜头让人跟着白居易逛遍了长安的大街小巷亭台楼阁,夜晚长安城灯火如昼,青楼水榭如锦缎画卷徐徐展开,但全部用烛火照明,明暗光线调和出浓郁的古时气氛,繁华又大气;不断变化的布景真假难辨,魅惑却不阴森。但我不喜欢极乐之宴上的眼花缭乱,实在是累眼睛。

《妖猫传》的评价呈现两极,我懒得站边,只想说几个情绪的起伏点,本就是做梦,有情绪就是收获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832.png

我知道她死了,我只是一直不舍

“我知道她死了,我只是一直不舍”。

极乐之宴上,翩翩少年化身白鹤盘旋而至,歌声轻灵。在附身御猫苟且三十年将死之时,他看着石台上自己和贵妃的年轻肉体并肩平躺,闭目安宁容颜未老。

有人不解,这个和他日后守护了三十年的贵妃话不过三句的少年,如何就用情至深陷入疯魔。

私以为,与其说他和其他爱慕者一样,倾倒于贵妃的绝世容貌,不如说,宴会上她一句“同为寄人篱下者,别人一点一滴的好,都会想报答”让他有了被理解的温暖。有人懂他,即使是那个万千宠爱在一生的贵妃,亦曾有和他一样的心结。一柄翠翘,一份相惜,白龙心里的郁结就此冰消瓦解。只冠以“爱情”,太浅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837.png

大唐有了杨玉环,才有了魂。但她不知道,在盛世坍塌时,她是大唐的罪人。

大唐的男人都爱杨玉环,玄宗爱她,冠冕堂皇说着愿用江山天下换得比翼双飞,却一手设计了她的死亡,那一缕后来被供奉起来的青丝,是见不得人的帝王心。从那之后,盛世不在,大唐就此阳痿;安禄山爱她是情欲的,甚至连阿倍仲麻吕爱她,都只是一个异乡人对大唐盛世最具体的爱慕。

只有少年白龙的爱,是灵魂的相遇,与花月无关,因纯粹而疯魔。“我知道她死了,我只是一直不舍”。不舍一份“懂得”的幻灭,这种信念的崩塌在瞬间白了少年头,断了三十年的心弦。

大概是这一两年来,对不舍有了更多的体会,于是在听到这句终言时,泪如雨下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844.png

说故事的人

空海对白居易说,“白龙找你,是因为三十年过去了,心系贵妃的只有你。”但如果将相隔三十年的两人解为“爱情”,也不合适。若说白居易爱上的是杨玉环,不如说他爱上的是他想象中的开元盛世:“多少次的午夜梦回,我幻想着我活在玄宗的时代”。

每一个天才都爱感慨生不逢时,他幻想可以置身三十年前的繁华,就像如今的人们意淫着民国,在反复臆测中将其完美。而杨玉环是这样一个绝妙的符号,她的容貌、爱情故事和那个虚构中盛唐的浪漫气质无比契合。

他自诩“无法无天”,但通常无法无天的人都有情有义。黄轩演出了这个中唐大诗人的气韵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851.png

写诗是他抵达极乐之宴的唯一途径。如果守护杨玉环是白龙的信念,那么《长恨歌》就是白居易的执着。他不像李白,一句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酒后肆意挥洒。正是有寒冬夜跪求一字的折磨,也因此无法接受想传于后世的《长恨歌》背后,尽是谎言和欺骗。

他对贵妃的牵念是一份对至臻爱情的憧憬和敬意,是对一代君王的同情和幻想,是对曾经鼎盛繁华逝去的眷恋,也是对诗仙李白诗才的羡慕和钦佩。

曾因真相消沉的白居易在此之后更加洒脱,他本求证的是爱的浪漫,而白龙证明了爱的永恒。一字未改却全然不同的《长恨歌》,是他寻得的无上密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858.png
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盛唐

“李白,大唐有了你,才真的了不起。”

我开始很困惑为何要引入李白的形象:他于前朝迷案无关,和贵妃也没有什么纠葛,他可以只存在于白居易的崇敬中,或者前朝史书的记载中,却在极乐之宴中有不少被实化的戏份。

大概这就是陈凯歌的格局了。这不是一部爱情电影,他用这部电影完成了对那个时代的想象。在接受采访时,这个用六年筹备、五个月拍摄、一年后期,不惜在襄阳再造唐城的导演说:“我对唐朝有种特殊的情结,唐代文化包罗万象,是很多文人的心之所向。”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盛唐。梦枕貘在写作的17年中,15次来到西安,只为亲手触摸旧时的城墙,让盛唐梦有处安放。魏晋、民国皆滋生如此情结。它们留下一个极抽象的精魂和模糊不清的故事,由后世诗人、文人、艺术家完成塑骨造血的创作,想象繁华下的暗涌或乱世下的生机。

它到底是什么模样,没有人知道,甚至史书也无法还原真相,后人只有想象,于是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盛唐。横跨了七世纪下半页和八世纪上半页的长安城,胡旋舞、牡丹花、酒池、美人,商贾云集万国来朝,这是唐朝的全盛,更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。
微信图片_20171229181904.png

如果说城门上荡秋千的杨玉环是大唐盛世的香魂,那么含着笔头在高力士后背衣襟上写下《清平调》,随后掷笔酒池的李白,就是陈凯歌心中自由、豪放的盛唐另一种气韵。

千年后,余光中写《寻李白》:

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

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

绣口一吐,就半个盛唐

半仙半侠,凝结了一个神话。我还有一句独爱:凡你醉处,你说过,皆非他乡。那份繁华时代中的洒脱,大概就是陈凯歌之流心向往之的盛世风骨。

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快速入职
隐私保护
薪资透明
信息可靠
手机找工作

广告热线:0997-2183939 投诉受理:0997-2183636 版权所有:新疆海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新疆璟广谦律师事务所 唐芳丽律师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